品書網-最好看的免費小說閱讀網
品書網-最好看的免費小說閱讀網 > 霸道兵王在都市 > 第八百八十八章 給你機會,開槍!

第八百八十八章 給你機會,開槍!

手機閱讀
  一陣敲門聲把從睡夢中的六耳驚醒。www.hjaju.com他從桌子上爬起來,清了清嗓子,吐出一個字:“進。”

  “咔嚓。”辦公室的門開了,一道人影走了進來。來者是一名青年,帶著一頂白色鴨舌帽和口罩,看不清面容。

  六耳微微一驚,看著來者瞇起了眼睛。理了理衣服,問道:“你是哪位?”

  來者沒有回應,坐到六耳的對面,摘下了帽子和口罩。

  看到面容,六耳微微皺眉,低聲道:“兄弟,你是誰啊?”

  “白門,白軒。”來者緩緩說出四個字。頓時,六耳的眼皮一跳,一股不好的預感涌上心頭。

  沒錯,來者正是消失已久的白軒。這些日子他一直在東躲西藏,今天終于露面了。

  六耳倚在椅子上,平靜地看著白軒,淡淡地問道:“你來找我干什么?”

  “我聽說整個四九城,就你的消息最靈通,所以找你問點事兒。”說著,白軒翹起二郎腿,眼神猶如鋒利的刀子一般,劃過六耳的臉龐。

  六耳沒有回話,顯然不想跟白軒打交道。后者是一名通緝犯,六耳害怕給自己找麻煩。

  “怎么了?”看到六耳沒有說話,白軒奇怪地問了一句。

  六耳摸了摸鼻子,反問道:“你想問什么?”

  “洛千帆的底細。”說到這里,白軒的眼中寒光乍現,臉色蒙上一層寒霜。

  聽到洛千帆這個名字,六耳的心頭一震,有些語塞,抿著嘴不知道該說什么。

  白軒把心中的想法說了出來:“整個白門,只有洛千帆沒被抓也沒被通緝。我懷疑這小子的身份有問題,所以讓你幫我查一下。”

  洛千帆的身份,一直是白軒心中的謎團,他想知道事情的真相!

  六耳搖了搖頭,拒絕了這個要求:“這個忙,我幫不了。”

  “為什么?”白軒不甘心地問道。

  “你覺得我會幫助一個通緝犯嗎?”六耳的嘴角勾起一抹弧度,興致勃勃地看著白軒,臉上露出戲謔的表情。

  白軒微微皺眉,臉上露出不快的表情,似乎對六耳說的話很不滿意。

  六耳是一個商人,他不會干對自己沒有好處的事情。洛千帆的背景很復雜,他不敢查。

  白門都倒了,洛千帆卻依舊沒有受到絲毫影響,身份背景肯定不一般。

  白軒扭了扭脖子,輕聲道:“耳爺,你這么說就沒意思了。白門沒了,難道我的面子也沒了嗎?”

  六耳搖了搖頭,回應道:“這不是面子的問題。洛千帆的背景深不可測,知道的太多,對你沒有好處。”

  白軒瞇起眼睛,打量著六耳。心中忍不住暗自感嘆:虎落平陽被犬欺。

  以前他在白門的時候,六耳這種人物都不會放在眼里。現在白門垮了,他的面子也就不值錢了。

  “我可以給你錢。”白軒說道:“只為了求一個真相。”

  六耳笑著搖了搖頭,感覺白軒有些幼稚。輕聲道:“白門早就不復存在了,你又何必苦苦糾纏呢?”

  白軒瞬間有些不耐煩了,眸子死死地盯著六耳,冷聲問道:“六耳,我給你臉了?”

  此言一出,六耳臉上的笑容僵住了,目光略微有些低沉。

  白軒的話讓他很生氣,在他的地盤上辱罵他,六耳也不是軟柿子,任人欺負。

  “什么意思?”六耳和白軒對視著,語氣中多了幾分殺意。

  “我告訴你,讓你打聽消息,是看得起你。你別不識好歹。”白軒舔了舔嘴角,抬手指著六耳,道:“別以為沒了白門,你就可以欺負到我的頭上。老子自己就可以弄死你。”

  “砰!”六耳笑了,猛地一拍桌子,起身看著白軒,回應道:“你嚇唬我啊?”

  白軒長期混跡于道上,喜歡用武力解決問題。說話和做事都比較張狂。

  六耳的人脈廣,什么人都接觸過,自然心高氣傲。

  兩個人都不是省油的燈,鬧起事來,誰都不會讓著誰。

  白軒聞言,從腰間拔出槍,放在桌子上。旋即,露出挑釁的笑容。

  六耳感覺有些冷,從身后的衣架上拿起大衣,披在自己的身上。看到這一幕,寒聲道:“我的場子里不能帶槍,這是規矩,明白嗎?”

  “咔嚓。”白軒拿起槍,一邊打開保險,一邊問道:“我為什么要遵守你的規矩?”

  六耳摸了摸鼻子,坐回到椅子上,拉開桌子上的抽屜,拿出對講機,喊道:“來我的辦公室一趟。”

  看到六耳叫人了,白軒沒有一絲慌張。反正他有槍在手,不怕這些人。

  很快,辦公室的門開了,十五名黑衣壯漢走了進來,把白軒給圍住。

  “請開始你的表演。”三眼看到自己的人上來了,心里也有了底氣。

  白軒眼看著事情沒辦法收場,心中也有些無奈。他本來是到這里問消息的,見六耳不配合,便想拿槍嚇唬一下。沒想到這個六耳還是個硬茬子,把事情鬧大了。

  “就這幾個人?”雖然心里有些慌了,但是白軒的臉上依舊保持著囂張之色。

  “在我的地盤上罵我,拿槍嚇唬我。傳出去了,以后我還怎么混啊?”六耳咧嘴一笑,沉聲道:“白軒,別把自己當個人物。就算白門沒倒,你在我這里也算不上什么。”

  六耳這個人極其要面子,給足了他面子,就是朋友。不給他面子,就是敵人。

  “你真以為不敢殺你?”說著,白軒抬起槍口,對準了六耳。

  后者是見過大風大浪的人,怎么可能會被一把槍嚇唬住?

  “砰!”六耳沒有廢話,拿起桌子上的茶杯,扔向白軒。

  “啪!”白軒用右臂一擋,茶杯砸在他的右臂上,應聲碎裂。

  “混蛋!”白軒虎目圓瞪,看著六耳,恨不得立刻扣動扳機,殺了眼前這個人。

  可是,他不敢。現在的他已經是通緝犯,萬一殺了人,后果就更嚴重了。

  “來,開槍。”六耳對著白軒勾了勾手指,挑釁道:“你不是想弄死我嗎?給你機會,開槍!”

  雖然六耳沒有什么武力值,但是氣勢這方面,絕對碾壓白軒。

  “你想好了,我這還有張赫的電話呢!你敢開槍的話,警方就會立刻鎖定到你。”六耳淡然一笑,繼續說道:“不信你可以試一試。”

  白軒深吸一口氣,終究還是理智的沒有開槍。六耳見狀,笑了笑,輕聲道:“不敢開槍就把槍放下。”

  白軒把槍收了起來,一股屈辱感涌上心頭。如果是以前的話,那么他會毫不豫猶的開槍。可是現在,他早已經不是那個一腔熱血的青年了。他必須要為自己所做的行為負責。

  他還有一個妹妹,總不能讓戚媚兒也跟著遭殃吧?

  所以面對六耳的出言不遜,他忍了,他沒資格發脾氣。

  “滾出去。”六耳冷冷地吐出三個字。

  白軒深吸一口氣,緩緩起身,向外邊大步走去。這時,六耳的聲音忽然從身后傳來:“以后別再來找我了。”

  白軒的身子微微一滯,咬了咬牙,離開了辦公室。

  看著他的背影,六耳臉上的笑容微斂,取而代之的是凝重之色。

  他還是低估白軒的城府了,沒想到這樣的激將法,都未能讓白軒憤怒。

  “爺,為什么不留下他?”這是,一名黑衣壯漢說道:“他在警方那邊值不少錢。”

  六耳搖了搖頭,給出了答案:“你們留不下他。”

  確實,白軒的實力為SS級,十幾個人根本近不了他的身。更何況,剛才他有槍在手,六耳也沒把握留下他。

  六耳緩緩攤開手心,里面全是汗。沒錯,剛才他也怕了。

  白軒是一個出了名的狠人,剛才很有可能開槍。如果六耳示弱,那么他會更加得寸進尺。

  所以六耳要硬氣一點,這樣才能送走這位客人。

  那名壯漢微微皺眉,開口繼續說道:“爺,我們哥兒幾個去把他抓住吧!如果那個小子賊心不死,回來對您動手,就麻煩了。”

  “他不會再回來了。”六耳淡然一笑,往衣服上蹭了蹭手上的汗,淡淡地說道:“他是個聰明人,不會做傻事。”

  “對了,派幾個人跟上他。”六耳的眼皮一跳,似乎想到了什么,急忙說道:“千萬別被他發現。”

  “是。”那名壯漢點了點頭,應了一聲。

  六耳微微頷首,揮了揮手,道:“你們先去忙吧。”旋即,壯漢們便離開了辦公室。

  等所有人都走了后,六耳神秘一笑,掏出手機,給洛千帆撥了過去。

  電話很快就接通了,里面傳來了洛千帆疲憊的聲音:“喂,誰啊?”這兩天的事情太多了,洛千帆都快累死了。

  “洛總,好久不見啊?”六耳笑著說道:“連我的聲音都聽不出來了?”

  電話那邊的洛千帆沉默了一會兒,似乎終于想起了什么,道:“我還以為是誰呢!原來是耳爺啊!”

  六耳低頭笑著搖了搖頭,淡淡地問道:“最近挺忙的吧?”

  “對啊!忙著辦夏老爺子的事情。”洛千帆有些苦澀地說道。

  六耳聽到這里,臉上露出嚴肅之色,安慰道:“夏老爺子的事情我聽說了,節哀啊!”

(← 快捷鍵)返回目錄頁(快捷鍵 →)
捕鱼达人2旧版本下载 捕鸟游戏有凤凰砸金蛋 广东36选7好彩3奖金查询 新基金认购好还是申购好 甘肃快三最多可以中多少 捕鱼王者苹果版1.1.9 富贵棋牌网站下载 时时彩最快开奖软件 湖北11选5怎么看中奖 NBA官方旗舰店 吉林填坑游戏下载 中国铝业股票行情 河北十一选五计算公式 广东26选5开奖公告 新国都股票 pc蛋蛋开奖 短线股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