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書網-最好看的免費小說閱讀網
品書網-最好看的免費小說閱讀網 > 人生一串 > 第二百六十五章 食品安全

第二百六十五章 食品安全

手機閱讀
  食品衛生監督部門來人,抽樣調查這事,把冬子嚇了一跳g。www.938xs.com其實,他們第一站是去的兩個外賣攤位,各抽了兩只鴨子走。當冬子得到消息時,檢查人員已經上門了,進入了七號院租住的操作間。

  他們考察了冬子的食品衛生制度,從硬件到軟件,都查了。冬子以前都對此非常重視,從消毒到操作環境,都做得仔細,每天都要檢查的。這段時間雖然非常忙,也沒放過。

  這段時間以來,冬子除了在監督裝修以外,堅持在操作鹵菜及腌制羊肉時,自己動手。而整個操作的所有環節的衛生,燕子交代的小熊,也干得非常認真。

  最主要的,一個環節,讓食品監督部門放了心。

  “你們堅持了留驗制度,這是昨天留下的樣品吧?我們拿回去,化驗一下。這是今天的清單,你們簽一下字。”

  冬子與燕子,雖然平時與這些管理人員打過不少交道,但今天,他們嚴肅的樣子,還是讓人不安。

  直到晚上收攤回來,許玫與小樊才回憶起昨天的事,仿佛,與那個人在關。

  一段時間以來,一直有一位氣質高雅的外地口音大姐,大約四十來歲,總來買鴨子或者肉串。她跟許玫混得很熟悉,聽說還要給許玫介紹對象,許玫覺得,這么高雅的人士,肯定是成功人士圈子里混出來的,也就有些動心。

  一來二去弄熟悉了,偶爾,許玫要進文化宮里的廁所解手,那位大姐遇到了,就自告奮勇地來幫忙,幫許玫切肉操作。許玫倒是同意了,但小樊堅決不同意。小樊覺得,這食品的東西,經了別人的手,就說不清楚了。當然,小樊當時并沒有考慮那么多,只是覺得,讓這么高雅的人站在攤前,很不自然,不協調。

  大概來過七八次過后,她就沒怎么來了。據她自己說,她是武漢到容城開公司的,做大生意,究竟什么來路,倒不清楚。

  昨天,有一個一看就是混的二沖子伢,過來,要先嘗后買,被許玫拒絕了。然后又各種盤攤,還對鴨子動手動腳的。許玫把他挨過的鴨子,全部丟到下面的桶里,怕被污染了。

  最后,那個人,買了兩只鴨子,十串羊肉,就走了。在他付賬轉身的那一刻,小樊習慣性地看了他的目光,他好像在跟遠處某個人使眼色。當許玫轉身向那方向看去時,發現那位大姐,就站在十幾米外的地方,舉著手機在拍什么,當發現小樊看她時,她迅速收了手機,轉身像沒事的人一樣走了。

  這種怪異,肯定不正常。

  當冬子找人打聽時,也證實了這個猜測可能有道理。說是一個青年,跟食品監督局打舉報電話,昨天晚上他買的兩只鴨子與十串羊肉有問題,他如今在醫院住院,說是食物中毒。

  人家還說了“他有手機拍攝的證據,不怕打官司。如果食品監督局袒護的話,他們會層層上告。”

  冬子與燕子第一次遇到這種情況,剛開始的慌張肯定是有的。但冬子隨后穩定下來,仔細問了她倆人的細節,還問了昨天在操作間參與的兩位工人,尤其是監督衛生的小熊。最后還找來了開車裝卸的小向,細節反復確認后,覺得沒什么問題。

  此時,冬子才意識到,前段時間,燕子提醒的互相監督的用人辦法,太有效了。如果是小向這個人與許玫一起在一個攤位,許玫說啥就是啥,那個女人直接在攤位上動手腳,就成了。

  對自己的產品衛生有了信心后,剩下的就是行政與法律問題了。冬子撥通的小袁的電話,咨詢了后果。

  “這樣說,你對自己產品的衛生,信心是足的。那就證明一點,是別人故意害你的,或者別人誤以為是你的責任,這兩種情況。”

  “什么意思?”

  “我們先把別人往好里想,如果別人是誤以為的,那就有這種可能。他吃了你衛生的鴨子,但也吃了自己在其它渠道購買或者制作的東西,那東西不衛生,卻把原因賴在你身上了。”

  “對對對,有這種可能。”

  “從理論上說有這種可能,但按你現在的狀況,這種可能性幾乎為零。我認為,更大可能性,是有人故意要害你。”

  “為什么這樣說?”

  “主要是,他有現場買東西的照片。這個照片如果是他的人無意拍的,可能性就非常小。哪個買鹵菜,還專門找一個朋友在一邊拍照片呢?如果是拍著好玩或者紀念,那就應該就在攤子邊上拍。那你們當時就發現了。但如果你們當時沒怎么覺察,或者就是那個女人拍的,在距離十幾米外拍那個購買的過程,哪個會這么做?有意的可能性,非常大。”

  “我沒做什么壞事,小樊和許玫也不可能做什么壞事,哪個會故意害我呢?”

  “你只說了一種情況,仇人報復。還有兩種情況,其實發生得更頻繁。”

  小袁接觸的案子多,這方面的事,就成了專家。他說,第一種情況是訛詐,有的人,借此機會,敲詐你幾個錢,他就撤了。但是,這種情況,有與冬子的現實有點不太對得上。畢竟,訛詐的人,不會先報官,他會先給你打電話,發照片,約你談談,然后就提出錢的要求。這種事,街頭的混混,經常做。

  第二種可能性是同行競爭,把你的牌子搞臭,減少你這樣強力的競爭對手。但是,在容城,與冬子能夠競爭的人很少。畢竟,冬子的味道與牌子,已經深入人心,其余很多原來賣鹵菜的,有自己的消費群體,規模也很小。本身,容城做這種人意的人很多,市場遠遠沒有到飽和的程度。

  當市場處于增量發展期時,這種只有在存量博弈時產生的殘酷拼殺,是很少發生的。

  “那按你分析,同行競爭的可能性小,訛詐錢財的可能性也小,那只剩下報仇這類情況了?”冬子還在思考,自己還是工作人員,究竟跟哪個結了仇。

  “都是一種可能性。雖然可能性小,但不是不可能。或者,就是某些混混想教訓你一下,今后對他尊重或者孝敬點,也是有可能的。他詐的不是今天這事,是要讓你怕他的麻煩,以后得答應他的要求,這也有可能的。”

  “那怎么辦?花幾個錢,息事寧人。況且,這事,如果鬧大了,對聲譽,可能也有影響。食品監督局那里,倒沒什么大毛病,但是,你曉得,容城是個熟人社會,他們借此到處放風,恐怕也不好。”

  小袁馬上把語音變得嚴肅起來“錯,冬哥,也許別人就希望你這樣,絕對不要私了,絕對不要給錢。別人既然能夠拍下現場照片,那也能在你給錢或者電話里,錄音錄相。你不虧理,憑什么給錢?你給了錢,倒成了證據了。”

  “那打官司,我最近這么忙,怕耗不起時間的。”

  那邊小袁笑了起來,明顯輕松了很多。

  “就怕他不打官司,他要打官司,你反倒還清白了。你曉得原因不?”

  冬子當然不知道。小袁給他上了一堂法律課。首先,如果舉報人不給你打電話,食品監督局按規定,是不會透露舉報人信息的。那么,你只要在食品監督局那一個行政關過關了,就沒有事了。

  假如對方是訛詐,他必須要跟你打電話聯系,或者放風聲,讓你找他。如果對方是報復,很大概率,他是要讓你知道的。報復不僅是他要害你,按陰暗人心理規律,他還要讓你知道他是誰,讓你痛苦和害怕,他才爽。

  如果是打官司,那就更明白原告的底細了。但是,這件事情,可能背后另有主使,要不然,現場兩人配合得那么熟練,肯定是事先謀劃過的。

  既然謀劃過的,那打官司就不怕了,因為陰謀最怕白天。公堂上當面對質,展示證據,會把事情都澄清了。更要命的是,按法律的規定,他表現上的證據,其實是不充分不連續,沒有證明作用的。

  他的照片,只能證明,他在你這里購買過食品。他在醫院的病歷,只能證明,他食物中毒了。但他卻無法證明一個關鍵的主張你的食品才是他中毒的原因。

  民法的基本原則是,誰主張誰舉證。他既然主張了,證據的收集與出示,都是他的責任。結果,缺乏一個關鍵的證據鏈條,他證明不了。這種事,要上到法庭,法庭都不一定受理。

  “相反,你要證明自己沒問題,卻有很好的證據。”小袁說到“如果按你所說,自己的食品完全沒有衛生問題,那食品監督局來抽查的結論,就是你的證據。你現場貨攤的衛生,你庫存的衛生,你留驗食品的衛生,甚至你的衛生制作監督的工作流程,如果都按規定來的。你甚至可以證明自己的東西,完全沒有衛生問題。即使有,也不是你的責任。”

  冬子對最后一句話聽不明白。自己制賣的食品,有了衛生問題,不是自己的責任,這恐怕不對吧。

  結果小袁把這個問題一句話就解決了。“假如在市場中,有人故意投毒呢?”

  冬子猛然一驚,假如這種場景出現在那個中年女人身上,那還真有這種可能。幸虧那個女人只拉攏了許玫,還有小樊這個硬茬堅持,才沒能得逞。

  現在看來,那女人,與這事,有極大的關系。但那是誰呢?究竟自己在哪里得罪了她呢?在冬子心目中,莫說得罪女人了,就是容城的消費者,他也沒得罪哪個啊?

  他從來沒有往廖苕貨身上想,畢竟過去這么多年了,各有各的事情,根本沒什么往來。況且,年輕意氣之事,早就該沒了吧?

  第二天,食品監督局的檢測報告來了,說是沒問題。將報告制作了兩份,局里留底一份,給冬子一份。

  有了這東西,冬子心里就有底了。從原來怕他打官司,到現在,怕他不打官司。

  但新的焦慮又來了,對方一直不打電話不找人帶信,難道,這一切,真的就只是個誤會?

  既然小樊說那個可疑的人,是個二沖子伢,冬子就想到了馮警官,派出所面對這樣的人,是很多的。

  馮警官提了個醒。這種人,如果開口太大,你錄了音錄了像,可以反告他訛詐,那他就跑不脫了。他推薦了一款汽車錄相設備。就是一個行車記錄儀,一個攤位裝兩個攝像頭的那種,兩個攤位裝齊,也就五百塊錢,它的自帶存儲可以保留一天的。如果你把它的東西下到電腦上存儲,想保留一個月都行。

  “兄弟,他不到你家里,就最有可能到攤位上去。不管到哪里,他如果獅子開大口,你錄下來了,到派出所就好辦了。當然,無論何種情況,只要他故意鬧,都要報警。”

  從馮警官那里,冬子也知道了一些混混鬧事的手法及弱點,他把這些注意事項,也跟幾個工作人員,尤其是銷售人員交代清楚了。

  這一天終于來了,雙方在暗地里僵持了大約十來天。那個混混,居然掛著一個牌子,就癱坐在文化宮那個攤位前,大聲向人訴說,他是如何買的食品如何中毒如何住院花了多少,人家一分錢都不賠。黑心的商家害人,自己窮得沒飯吃,醫療費都是借的。

  小城市藏往故事,許玫知道,自己惹下大麻煩了,急忙給冬子打電話。冬子教了她一些方法,她橫了橫膽子,決定試試。

  “哎,你是在我手上買的,這牌子與老板無關,你要扯皮,直接找我。你說,你要多少錢?”

  “現在才知道給錢?早干嘛去了?不鬧不給啊?欺負窮人啊?我不要錢,我只要大家,不要跟我一樣,上了他們的當啊,他們是開黑店的,假臭肉的啊。”

  這家伙來這一招,大大出乎小樊與許玫的意外,冬哥在教他們應對之策時,并沒有說過這種情況啊。

  其實,這個混混早就被何姐培訓過。如果當場要錢,被別人抓到證據,那就是敲詐。當然,打官司的事,對于熟悉法律的何姐來說,也知道,那是走不通的。

  唯一的辦法,就是加大聲譽壓力與心理壓力,讓對方先屈服,為了保品牌,息事寧人,在自己準備好的場子,詐對方的錢。并且,把對方給錢的證據保留下來,以利用最終搞臭對方你沒問題,咋給這些錢呢?

  這種吃了肉還要嚼骨頭的方式,從頭到尾不讓苕貨出面。如果冬子從此垮了,那苕貨利用其它方式,稍微提醒冬子一下,冬子會一生痛苦。

  只有看著仇人痛苦,你才報了仇。

  冬子知道后,馬上給馮警官打了電話,馮警官提醒到“我讓你報警,你忘了嗎?他這干擾市場,也可以報警的。如果,派出所,有信任你的人,那就更好了。”

  此時,冬子正在想,自己也是進過派出所的人了,怎么說也有些經驗,不怕。只是,別人如何信任自己,那很難說。上一次,是爹爹親自出面,這一次,再也不能讓他出面了,免得他老人家以為,自己真是不靠譜。讓親人擔心,就是一種不孝。

  突然,電話響起來了,是c姨來的。“小陳,你的事我知道了,我有個經理路過,已經看見了。我跟某些人打過招呼了,你直接報警,到派出所。”

  冬子不知道c姨找的哪個,只曉得她是個神通廣大的人,應該沒問題,于是,就讓許玫,撥通了報警電話。

  警察來了,說是民間糾紛,立足于調解,把兩人都帶到派出所去了,冬子也隨即到了派出所。

  看到那個二沖子伢,冬子并不認識,所以也不知道來路。但在派出所調解過程中,冬子出示了食品監督局的檢驗報告,派出所的人員就變了臉色,馬上對那個家伙不客氣起來。

  很快,冬子就沒事出來了。出來的一個指導員跟冬子說到“我們也算老熟人了,跟你說,放心,他不會再來找你麻煩了。這個伢,被我們處理過的,身上并不干凈,所以,嚇一嚇,他就老實了。”

  最后的結局,果然如他所說,這件事,就這樣沒有再起波瀾。但同時,這件事,也給全體人員提了醒,食品衛生與質量,真的是生命線。

  而那位被嚇了的二沖子伢,很讓苕貨失望。但何姐勸苕貨原諒兄弟。

  “看樣子,這們冬子,背景很深的。他的手法,好像很專業的樣子,對付我們的陷井,他居然有反陷井。對付我們拿法律的威脅,居然他比我們還要明白。況且,我有一個感覺,他的人際關系,從紅道來說,比你我要厲害得多。民不與官斗,我們明著斗,肯定是不行的,以后要改變方法了。”

  硬的不行,就琢磨軟的。明的不行,就來暗的。而方案已經有了,得等待時機。

  冬子這邊,在注意衛生的同時,也加強了生產與銷售的管理。定期對職工體檢,還要留下所有的憑據,這一切的細節,必須要做好。這些東西,讓小熊作為主管,記下來,時時提醒自己和燕子。免得忙起來疏忽,因小失大。

  春天已經過去,初夏到來時,容城已經熱氣騰騰。那條新的商業街,以冬子的老屋為打頭,所有門面進入了裝修的高峰。后面的住戶裝修,也讓c姨忙個不停。

  冬子門面裝修,已經有了大概的模樣,賞心悅目的造型與顏色,吸引了許多門面老板來參觀,想模仿,甚至,有的人,還想讓冬子幫忙,給自家的門面搞搞設計。但冬子哪有這些時間呢?雖然別人給的酬謝不低,但卻無法接這些活。這些人,都算是老街坊鄰居的,許多人,還是父母生前的工友,不好推脫。

  跟c姨商量,只好把這事,都委托在她公司里了。

  她公司的設計組,因為有專業老設計師坐鎮,能力倒沒問題,施工組,也經過冬子的直接指點,質量很高的。當然,冬子的設計思路,也因為自己親自授課,被一些設計人員掌握了,所以也算輕車熟路。

  冬子與c姨倒是互相感謝。

  “小陳,你的作品,給我們帶了這么好的生意,你真是我的財神。”

  “c姨,你幫我忙呢。這些鄰居街坊的,只要是找我的,我交給你,你收費都優惠了呢。更何況,幫你等于幫我,我也算是股東嘛。”

  此時,c姨公司的業務到了忙不過來的時候,就難免人手不夠,以前的一些銷售人員,也抽調到施工協調組來了,還有的,干脆進入材料組。

  只要接觸過裝修設計的人都知道,許多材料,只有你施工時,才知道缺什么差什么,臨時補貨,需要打電話下訂單還有人收貨付款,很麻煩的。

  有的銷售人員,就直接到合同組來了。因為與對方簽合同,不僅需要成本核算與造價知識,也需要一些法律知識。當時的何姐,就抽到合同組了。當然,合同組的收益要低些。不是他們銷售組銷售成績不好。這么好的市場,銷售得太好了,以至于,公司的施工與設計,還跟不上趟。

  任何生意,都是一個鏈條,這個鏈條越長,其飽和度就越低。對于這樣的裝修公司,從材料到施工到設計到銷售一條龍的公司,它的優勢在于成本控制,利潤也不容易外流。但劣勢在于,一個環節的市場擴張,受到其它鏈條能力的制約。

  這相當于木桶理論,決定這個桶能夠裝多少水,是用它最短的那塊板子決定的。

  如果只做鏈條中的一環,那是專業化。做得好與不好,規模大小,是由你最長的那塊板子決定的。

  各有各的好處。c姨之所以要做全鏈條產業,主要是因為,她要把自己關系的作用,充分發揮。所有利潤的環節,都要整合起來,得到更大規模的資本效應。

  與其它競爭對手比較起來,關系的優勢是一個。更大的優勢是她有雄厚的資本。。。

(← 快捷鍵)返回目錄頁(快捷鍵 →)
捕鱼达人2旧版本下载 黑龙江体彩6 1中奖规则 36选7走势图综合版 中国最大的股票配资平台 山西快乐10分助手 股票趋势分析 河南省11选5 上证指数2010年走势图 内蒙古快三开奖直播 股票投资入门 内蒙内蒙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股票杠杆交易风险大吗 云南快乐十分任五 今天股票跌还是涨 福建11选五开奖规律 在线融资平台 吉林快三预测与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