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書網-最好看的免費小說閱讀網
品書網-最好看的免費小說閱讀網 > BOSS來襲:甜妻一胎雙寶 > 第875章: 他為什么會成這樣?

第875章: 他為什么會成這樣?

手機閱讀
  聽到身后逐漸變得均勻而沉穩的呼吸,蘇沫沫的腳步突然停頓,一種酸澀無比的感覺一下子就涌了上來。www.lnwows.com

  她猛地捂住自己的嘴巴,用最快的速度沖到了洗手間那邊:

  “嘔……”

  其實按道理來說,她現在已經有四五個月的身孕了,早就已經過了最初三個月的孕反期。

  可是這一陣子因為她一直著急想要找到厲司夜,所以最近都沒有怎么好好的吃東西。

  如今趴在灌洗臺上面這一吐,吐出來的全部都是酸水。

  剛才在消毒室里面看到厲司夜那傷口上血肉模糊的樣子,她就已經吐過兩次了。

  回來之后,她全程都是強忍著不敢露出難受的樣子,生怕厲司夜看到了會擔心自己。

  這個時候厲司夜好不容易睡著了,她精神一放松,便覺得胃里面翻騰的厲害。

  她趴在廁所里面,幾乎快要將自己的胃都吐空了,那種非常惡心的感覺才稍微被壓下去了那么一點點。

  胃酸反上來灼得她喉嚨生疼,全身難受。

  她有些虛軟的靠著墻壁站立著,伸手按著自己的胃,想要緩解一下疼痛。

  也就是這個時候,突然有一杯溫熱的水被送到了自己的面前。

  蘇沫沫先是愣了一下,不過等她抬起頭來,就看到姜明朗正用一種非常無奈的眼神看著自己,表情也十分的復雜:

  “我看你這樣子我就知道,是不是這幾天忙著找厲司夜,根本就沒有好好的按時吃東西,胃病又犯了?”

  果然是醫生,一眼就看出來蘇沫沫一直就有胃疼的毛病。

  如果不是姜明朗提醒,蘇沫沫倒還真的忘了自己有胃病的這件事情了。

  她記得很清楚,上一次發病的時候,好像還是自己剛回寧海城不久,在醫院里面被渣男賤女氣的胃疼。

  那也是她和厲司夜兩個人在當初那一夜混亂之后,第一次意外的碰面。

  如果不是因為那一次胃疼發作,她也不會撞上迎面走過來的厲司夜。

  兩個人之后就再也沒有什么故事了,難不成這一切都是上天冥冥注定的嗎?

  自從自己嫁給了厲司夜之后,被他小心呵護,各種寵溺。

  一日三餐都按時叮囑著要吃飯,以至于這么多年以來,她的胃病竟然再也沒有發作過了。

  一時間,蘇沫沫的心中充滿了溫暖。

  那張蒼白無比的小臉上露出一抹恬淡的笑容,她朝著姜明朗點點頭:

  “謝謝明朗姐。”

  蘇沫沫實在是覺得有些脫力,她干脆雙手捧著玻璃杯坐在馬桶蓋上,一小口一小口的喝著熱水。

  看到蘇沫沫那可憐巴巴的虛弱的模樣,姜明朗突然覺得心里微微一酸,少有的良心發現,和她說起了掏心窩子的話來:

  “蘇沫沫你知道嗎?其實說實話,在你來西班牙之前我是真的挺討厭你的,雖然我們兩個人之前并沒有碰過面。”

  “啊?”

  蘇沫沫愣住了,一下子沒能太明白姜明朗說這話到底是什么意思。

  一個素未謀面的自己就能夠讓另外一個人莫名其妙的討厭起來嗎?

  “你過來,我今天呀,就抽空好好的跟你聊聊。”

  姜明朗伸手拽著她直接來到了客廳,兩個人坐在壁爐的邊上。

  壁爐里面紅彤彤的火苗映著她們兩個人精致的小臉,沒過多久身體就變得暖和了起來。

  “厲司夜這一次到馬德里這邊來,的確是有重要的事情要辦。當年他在特種部隊里,那可是頭狼一樣的人物,身形利索,頭腦冷靜,我認識他這么多年,相處了這么多年,從沒看到過他那樣的不在狀態。”

  “以前就算是他一個人在槍林彈雨中穿梭,也沒有受過這么嚴重的槍傷,可這一次對方僅僅只有五個人……你說這一切跟你沒有任何的關系,我會相信嗎?”

  “更何況在你來到馬德里之后,他還為了你一而再再而三的虐待自己的傷口,我實在是有點看不下去了。”

  姜明朗的話還沒有說完,就看到蘇沫沫表情愧疚的將腦袋埋進了自己的胳膊里,半天沒有說話。

  姜明朗一瞬間就反應了過來,她連忙清了清嗓子,轉移了話題:

  “哎呀,不說這些了,其實我真正的意思是在我見到你之后,可能我有所改觀了,或許我好像明白了厲司夜為什么會這么喜歡你了。”

  在聽到這番話之后,蘇沫沫下意識的抬起了頭。

  她看向姜明朗的眼神之中也帶上了幾分好奇和期待。

  其實對于這個答案,蘇沫沫她本人也是非常好奇的。

  因為她每次問厲司夜當初為什么會愛上自己,他總是笑笑,卻從來不會正面的去回答。

  “既然我決定和你說這些,我也不怕厲司夜生氣了,其實關于白羽菲的事情或許你并不清楚,但是作為從小和他一起長大的我們來說,多多少少還是有一些耳聞的。”

  “白羽菲的真正身份到底是什么我也不太清楚,但是有一件事我覺得有些奇怪,這件事情就算是在燕京,也只有和厲家關系特別好的幾個大門戶才知道。”

  “其實厲家并不只有三兄弟和兩姐妹而已,厲司夜的父親本來還有一個弟弟,不過三十年前好像出了一場意外過世了。那個時候他還很年輕,我小時候去厲家老宅那邊的時候,隱隱約約見過他兩次。雖然記不清楚他的長相了,但是我記得他長得非常非常的好看,而且好像有了一個快要訂婚的未婚妻,馬上就要步入婚姻的殿堂了。”

  “在厲家老四過世了之后,那位漂亮的未婚妻也突然之間銷聲匿跡了,到后來厲家老四的事情也成為了厲家絕對不可以觸碰的禁忌,所有人都十分默契的避而不談,以至于外界根本就不知道還有厲家老四這個人的存在……”

  “雖然我不知道白羽菲和厲家老四,又或者和厲家有什么樣的深仇大恨,但是對于厲司夜這個人我還是非常了解的。這么多年以來,他一直就把秦妃當成自己的親生母親,將厲寶貝當成自己的親妹妹,這就說明他是一個非常非常重感情的人。”

  “或許旁人都羨慕厲司夜出生在厲家那樣一個權勢滔天的大家族里面,可是只有身處其中的人才知道,那并非像外界看到的那么風光,他一路摸爬滾打走到了今天,實在是看到了太多太多的陰暗面。”

  “以前我們認識那么多年,我基本上很少能夠在他的臉上看到笑容。冷漠是他的假面具,他只有時時刻刻的戴著這個面具,才能夠理智的隔絕一切危險的來臨。”

  “不過自從和你在一起之后,我發現他只要一看到你就會情不自禁的笑,那種笑很溫暖很真誠,也是發自內心的,就像是陰暗了許多年的角落,突然有一束陽光不顧一切的照了進來,也許厲司夜就是那一種需要陽光照耀才能活下去的種子吧,而你就是那一束陽光,他有了你之后才能夠發芽成長起來。”

  姜明朗在說這番話的時候,腦海里面回憶著他們幾兄弟過去發生的種種,越發覺得自己深有感觸:

  “所以我大概能夠理解,為什么他愿意為了你而付出一切,因為只有你才能夠將他帶離那一片黑暗,將他心里早就腐朽的那一片荒地變得生機勃勃。”

  蘇沫沫能夠聽出來姜明朗的這一番話是發自肺腑的。

  她伸手緊緊的握住了手中的玻璃杯,感受著杯子上傳遞過來的溫度,一時間目光變得有些迷茫了起來。

  難不成這就是厲司夜為什么總說自己是他的Sunshine的原因?

  在聽完姜明朗的那一番話之后,蘇沫沫的心中充滿了感激。

  她目光真摯的看了過去,一字一句無比認真的說道:

  “明朗姐,你做了這么多鋪墊想要轉移我的注意力,所以現在你打算告訴我司夜身體里面那一枚沒有辦法取出來的子彈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了嗎?”

  “……”

  突然被這么一問,姜明朗臉上溫暖的笑容一下子就僵住了。

  她尷尬地笑了笑,怎么搞的呀?要知道以前自己用這一招轉移話題來對付旁人的時候,從來都是屢試不爽的。

  剛才自己不想面對蘇沫沫,所以這才編了這么些感性的話想要轉移蘇沫沫的重點。

  可是沒想到竟然被這個小姑娘給躲過去了。

  如果換作平時,蘇沫沫看到有人這樣遮遮掩掩一定會很著急。

  不過這一次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她竟然出奇的有耐心。

  那雙安靜而清澈的眼睛就這樣一瞬也不瞬地盯著姜明朗,大有今天你要是不把事情的真相告訴我,我就不走了的架勢。

  姜明朗就算神經再怎么遲鈍,看到蘇沫沫這個狀態,她如果還反應不過來,那也太傻了。

  她琢磨了半天,要知道蘇沫沫不是外人,她是厲司夜的合法妻子,也是厲司夜捧在手心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的存在。

  她會擔心厲司夜,這也是非常正常的一件事情。

  厲司夜那么執拗的一個人,如今整個世界上能夠勸得動他的人也只有蘇沫沫一個了。

  如果蘇沫沫知道了真相,能夠勸說厲司夜早日動手術,對厲司夜而言或許是一件好事。

  在經過了這樣的一番思考之后,姜明朗覺得蘇沫沫作為厲司夜的妻子,她似乎是有這個資格知道真相的。

  “既然你都這么問了,那我就告訴你吧。”

  姜明朗長長地嘆了一口氣,緩緩的說道:

  “想必這一次厲司夜之所以會到馬德里來的原因,你應該已經了解的差不多了吧。”

  蘇沫沫心中微微一動,她點點頭:

  “是為了查清楚夏心揚的死因,對嗎?”

  姜明朗有些無奈地笑了笑:

  “看樣子白羽菲真的把什么事情都告訴你了。沒錯,厲司夜這一次過來就是因為陸續在這邊查到了有關夏心揚真正死硬的一些線索。”

  “當初把夏心揚害死的那五個人,一個月之前曾經在這邊活動。陸續調查出來,他們似乎是打算走私一批武器,所以大概還會在這邊呆上半個多月。“

  ”厲司夜知道這一趟的行程他必須要做一個了結,所以孤身一人趕了過來,可是不知道什么原因,他竟然受到了那五個人的埋伏,中了一槍。”

  “在我給他做檢查的時候,發現那五個人非常的陰狠毒辣,他們在子彈里面用了一種十分特殊的病毒,這種病毒是最新研發出來的,暫時還沒有任何能夠治療的特效藥,所以我只能用解毒劑暫時壓制它的毒性,在沒有徹底了解清楚這種病毒的基因組成,我不能貿貿然地將子彈取出來,否則的話,怕病毒會反噬,到時候如果侵入骨髓……后果不堪設想。”

  姜明朗的話還沒來得及落音,就看到蘇沫沫雙腿一軟,一副快要站不穩的樣子。

  她是個大夫,所以醫學方面的事情,她能夠聽懂個七七八八。

  一些病變只要一牽扯上骨髓,基本上就會跟死亡這兩個字扯上聯系。

  就算不死,那至少也是個半身不遂。

  那五個人毀了夏心揚的一輩子,還害死了她,現在竟然又用這么詭異的病毒對付厲司夜……

  蘇沫沫聯想到這里,一顆心頓時就撲通撲通的狂跳了起來:

  “明朗姐,我雖然是個心理醫生,但是我對骨科外科這一方面確實不太熟悉,厲司夜他現在很嚴重嗎?會不會……”

  蘇沫沫的話還沒有完全說完,就被姜明朗直接給打斷了。

  她快步走到了蘇沫沫的身邊,伸手攙扶著她坐了下來:

  “你也不要太著急,聽我把話說完。”

  等姜明朗將蘇沫沫重新安置在椅子上之后,她才清了清嗓子,從頭開始解釋:

  “在這段時間里面,我替厲司夜壓制傷口的毒性,控制病毒蔓延,同樣的我也將這病毒的標本送到了馬德里皇家實驗中心和我的同僚們一起在研究。”

  “現在討論出來的初步的治療方案是,在最快的時間取出子彈,這些病毒蔓延到骨髓引發的變異如果用靶向藥物控制的好的話,短時間內應該是暫時沒有生命危險的。不過因為暫時還沒有研發出解藥,想要用藥物治療,徹底好轉基本是不太可能的,所以想要一勞永逸的話,如果試著做骨髓移植也許病變的組織就能夠徹底修復。不過……”

  姜明朗說到這里的時候,突然出現了一絲猶豫的表情。

  她的這意思猶豫讓蘇沫沫有些焦急:

  “不過什么?”

  姜明朗看到蘇沫沫那焦灼不安的樣子,連忙解釋道:

  “你別緊張,其實前幾天我們把厲司夜的基因樣本也送到了科研室那邊做研究,我的同事曾經告訴我,如果按正常的情況下來說,這種病毒應該很難蔓延到脊椎和骨髓,不知道為什么換成了厲司夜,這個病毒好像跟他特別的契合,說句很詭異的話,這種病毒就好像是為了他的基因而設計的……我也有可能這只是一種巧合而已,是我想太多了!”

  “所以如果他這個病毒沒有徹底治愈的話,每隔一兩年的時間,在一個身體組織循環之后,就要動手術將骨頭上面已經病變的組織剔除,不然放任病情惡化后果會不堪設想,其實說起來,給他做手術倒也不算太麻煩,最麻煩的一件事,因為他受傷中槍的部位是在腹部靠近脊椎的……”

  “這一次,厲司夜為了避免出現讓自己行動緩慢的后遺癥,所以我只能在傷口部位小面積的噴上一點麻藥,那一點麻藥對于他的傷口來源根本就起不到什么作用,所以這就跟關公刮骨的情況是一樣的,非常非常的疼……”

  姜明朗的這番話說的很委婉,可是蘇沫沫還是從中聽出了一些不一樣。

  活生生的從骨頭上將那些病變的組織剔除,而且還不能打麻藥。

  蘇沫沫只要一想起這個場景就會忍不住全身發抖。

  這樣大的一個手術正常人都是用全麻的呀!

  一時間她突然心疼的不行,雖然說她很清楚她自己的男人到底有多么的堅強。

  但是這種生理上的痛苦并不是說只要你能夠保持足夠的堅強和隱忍就可以忽略不計,完全感覺不到的,它依然會存在……

  一想到厲司夜日后可能要在許多年的時間里面忍受這個痛苦,蘇沫沫的心疼的就好像針扎一樣。

  她現在甚至有一個念頭:如果那五個幕后兇手出現在這里的話,她一定會毫不猶豫的沖上去,拆他們的骨頭,喝他們的血。

  因為一切如果真的如同白羽菲所說的那樣,當年的厲司夜、夏心揚他們兩個人根本就沒有錯。

  在部隊里面,沒有人是可以一直霸占著最強的位置,再厲害的人也會逐漸老去。

  他必須要接受后輩之中有青出于藍而勝于藍的人出現這個現實。

  可那些人呢,卻因為自己的嫉妒,因為自己的一己私利害死了自己戰友的一條命,毀了一個女孩子原本應該擁有的幸福人生。

  在做了這一切之后,他們被驅逐出了隊伍。

  BOSS來襲:甜妻一胎雙寶



(← 快捷鍵)返回目錄頁(快捷鍵 →)
捕鱼达人2旧版本下载 博彩网站 快乐10分钟技巧计算法 股票融资融券什么意思资 股票配资怎么做 河南快3遗漏查询 如何看股票基本知识 黑龙江省十一选五走势图 十一运夺金今日预测 重庆幸运农场杀一码 吉林11选5前三直走势图表 阿里巴巴股票分析图 来灯高手主论坛资料 贵州11选5走势图一定牛 德国赛车pk拾 诺安股票基金净值 上海快3开奖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