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書網-最好看的免費小說閱讀網
品書網-最好看的免費小說閱讀網 > 這個女神可以退貨嗎 > 第三十七章 醉鬼大叔

第三十七章 醉鬼大叔

手機閱讀
  昆侖學宮的膳堂建在中部一塊碩大的平臺上,后面是通往講學課堂的石階,下面則是師生們的居所宿舍。www.kudu.me

  要同時容納數百人用餐,膳堂大如宮殿,六扇黑漆木門全都被打開,從里面望出去,可以毫無阻礙欣賞遠方的天高地遠,空氣好時,便是衛宮鎮都清晰可辨。

  膳堂內北面中央豎著一扇繪有巍峨山脈的屏風,屏風前是一個矮矮的木臺,臺上擺了蒲團和一張矮幾,臺下則是幾十張矮幾一字橫向排開,這是學宮師長,也就是校領導們的座位。

  至于學生們,就沒那么講究了,一條條長凳般的條桌縱向并行排列,學生們就你挨著我,我挨著你,跪坐在各自的蒲團軟墊上用餐。

  今日與往日不同,膳堂中軸空出來的地方,又縱向擱了兩排三十幾張矮幾。

  這是給英雄他們這些英氏子弟的待遇。

  學校大股東家的孩子嘛,多少得給點面子。

  一片混亂嘈雜之后,學生們都已經站到了自己的位置前,接著,學宮的監院主事教授們魚貫而入,分別去了那一橫排矮幾中屬于自己的地方。

  這些人都沒坐下,所以英雄也只能耐著性子站著等。

  約莫幾個呼吸之后,一名青袍中年人從屏風后轉出,抬腳上了只有一張矮幾的木臺。

  英雄定睛一瞧,頓時張大了嘴巴。

  那中年人身材頎長,氣質溫文儒雅,頜下一縷山羊胡,微笑起來眼睛瞇著,一派和藹長者風范。

  但是……咋看咋眼熟。

  這不就是昨兒晚上在紅袖院被丟出來的那個醉鬼大叔嗎?

  英雄瞧了瞧不遠處的蘇晏晏,果然,那丫頭也在看著他,滿臉震驚。

  這時,所有師生都對那中年人躬身施禮,口呼山長。

  此人正是昆侖學宮的最高首腦,中土僅有的四圣之一,何清歡。

  得,完蛋了,老子昨兒晚上踹的居然是整個西方、乃至中土都受人敬仰的超級大佬,與之相比,得罪一幫學生算個屁啊!

  英雄跟著抱拳彎腰,臉上滿是苦笑。

  你說你一分分鐘能封地上神的人物,都過百歲了,怎么還有臉跑去逛窯子?就算非要逛,也逛出你圣人的氣勢來嘛,工資那么高,還能被人給扔出來,要不要這么摳門,對得起你那么蘇的名字嗎?

  娘的,最特么討厭你們這幫喜歡“與民同樂”的大人物了,沒事兒就跑出來害人,缺德!

  何清歡何山長笑瞇瞇的環顧四周,抬手往下壓了壓,然后便盤腿坐在了蒲團上,也不知道有沒有認出英雄來,反正表情沒有絲毫異樣。

  “謝山長!”

  眾人再次施禮,然后待師長們全都落座了,學生們才規規矩矩的坐下。

  英雄還站著,猶如鶴立雞群,一下子就吸引住了所有人的目光。

  他微低著頭,心思電轉,片刻后一咬牙,繞出矮桌,大踏步朝何清歡走去。

  事情總得解決,死就死吧!

  “小子英雄,拜見何山長!”來到何清歡桌前站定,英雄深施一禮,朗聲道,“昨日……”

  “你就是英伯康的孫子吧?!令祖父近來可好?”

  果然,他打斷了我,不想我把昨晚的事兒捅出來,老頭兒是偷摸跑出去逛窯子的!

  抬眼瞧瞧何清歡,老頭兒儒雅笑容不變,但小眼睛里光芒閃爍,似乎透著那么點威脅的意味。

  英雄心下稍定,“勞山長動問,老爺子一切都好。”

  “嗯,”何清歡點了點頭,然后招手,“來,上前說話。”

  “失禮了。”英雄走上木臺,撩袍在何清歡側后一點的位置跪坐下來。

  “小子,如果你不想被老夫踹一腳的話,最好趕緊把昨兒晚上的事情忘掉!”

  何清歡微微側過臉,表情和藹的一塌糊涂,誰能想到他正在毫無風度的威脅一個后生晚輩?

  英雄敢打賭,老頭兒的話百分之一千只有他們兩個人能聽到。

  “昨晚?什么昨晚?山長的話,小子聽不懂。”

  何老頭兒哼了一聲,“算你識相!沒事了,滾下去吃飯吧!”

  “山長,小子有一事請求。”

  何清歡目光一凝:“你想要挾老夫?”

  不知怎的,明明什么氣勢威壓都沒感覺到,英雄的心臟卻沒來由的劇烈跳動起來,仿佛隨時都會沖破胸腔一樣。

  他強忍著難受,咧開嘴沖何老頭兒笑:“小子的要求很正常,只要山長秉持一片公心,必然會答應。”

  “若是老夫拒絕,那就代表我心術不正,公報私仇。到那時,昨晚的事情才會被你拿來要挾,對不對?”

  “山長英明!”

  何清歡深深地看了英雄一眼,他的心跳隨即便安靜下來。

  “小子夠膽,不愧是英偉達的種。”

  英偉達就是八極宮現任宮主,英雄的親爹。

  對于這個名字,他生下來沒多久就吐槽吐膩了,現在聽到,已經能夠做到微微一笑,絕對不抽。

  “說吧,想求老夫做什么?幫你澄清謠言嗎?”

  英雄一愣:“山長知道小子是冤枉的?”

  何清歡冷笑:“老夫不了解你,但對英偉達那個小兔崽子很熟悉,若是你真敢對昆侖學宮說出那等大逆不道的話,早被你爹打斷雙腿關起來了,哪里還有機會踹老子一腳?”

  那一腳已經記心里了是吧!這么大年紀了,要不要這么小氣?

  英雄腹誹著,口中道:“山長是真正的智者,小子不敢累您向學生們解釋什么,只是希望您能在下午給小子一些公允的支持,順便再派人調查一下謠言源頭。”

  “你還不知道源頭來自于哪里?”

  “起始處自然是知道的,小子所指的是這昆侖學宮。希望您能揪出那幾個負責執行的人,嚴加懲處。想來,對于這等無良走狗之輩,您應該不至于舍不得。”

  “嗬,柿子專撿軟的捏,你可真有出息。”何清歡口氣鄙夷。

  英雄攤開手:“小子也很無奈呀!總不能拎著刀回家把我二叔給砍嘍。”

  “快意恩仇,正是血性男兒最該做的事。”

  要不要臉?站著說話不腰疼,別說老子根本打不過二叔,就算真把他砍了,轉過頭就得被自己老爹砍,你信不信?

  英雄瞪著眼不說話,何清歡嘬了嘬牙花子,問:“你打算怎么解決這件事?”

  英雄再次咧嘴一笑:“小子一直都以為,面對咒罵自己的人,應該先狠狠地抽他一頓,等他冷靜下來之后,再相坐而談,澄清誤會。”

  何清歡眼眸亮起,似笑非笑:“不錯,氣度是有了,就是不知道你有沒有與之相匹配的本事。”

  “這個不勞山長費心,如果小子失敗,跟您的請求自然作廢。當然,若是事成,為彌補學宮的損失,小子會盤下紅袖院,獻給山長。”

  “咳咳咳……那什么,育人最重要的就是育德,老夫也是為了學宮內的風氣,不能讓幾粒老鼠屎壞了一鍋好湯。

  嗯嗯,純粹出于一片公心。”

  這個女神可以退貨嗎



(← 快捷鍵)返回目錄頁(快捷鍵 →)
捕鱼达人2旧版本下载 浙江体彩6+1走势图 上证指数历史走势 黑龙江十一选五遗漏统 幸运农场预测高中奖 600053股票 河北体彩网七星彩 湖北30选5走势图2元网 股票配资平台深圳 黑龙江11选5任五跨度走势图 今日股票大盘市行情 大冷股份股票最新消 内蒙古11选五一定牛 组选包胆选号技巧 秒速赛车看号技巧 浙江体彩6十1预测专家 上海11选5杀号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