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一網兜盡漢陽兵

上一章返回目錄返回書架添加書簽下一章

配色:

字號:

+大 -小

李朝萬古一逆賊24.一網兜盡漢陽兵有聲小說在線收聽
  漫山遍野俱是奔跑的訓練兵和民夫,起義軍高呼著“洪大將軍有令,降者免死!”的口號,不斷地收攏跪地投降的訓練兵。m.141biz.com

  洪景來在訓練兵當的形象,那是一等一的正面。你們大老爺們爭權奪利,互相抹黑,但是訓練兵們心里門清兒,幾十任常平僉正,干的最久發餉最及時且足額的唯有洪景來洪大將軍一人而已。

  眼下兵敗,既然洪景來說投降免死,那必定是真的投降免死。金芝淳都跑了,還指望老少爺們死守原地給你做炮灰,那未免有些太想當然了吧。

  洪景來這邊則是滿面笑容的迎接“勤王保駕顯功勞”的李尚憲和平安道武官弁,人家在戰場乾坤一擲,一下子擊穿了整個訓練營的心理防線,于云川里合戰而言,乃是潑天似的大功,堪稱第一。

  李尚憲這時候也不提什么擁立全溪大君的廢話了,誰不知道那是個吉祥物,眼下主事的乃是洪景來。只有向洪景來表了功勞,才有可能在不久的將來分一杯羹。

  “哎呀呀,老兄你這般相助,小弟我感激萬分啊!”雖然不過是充滿利益交換的會面,但洪景來還是給足了李尚憲面子。

  “不敢不敢,此戰皆是統制公籌謀有方之故。”李尚憲也不是那個當年的老頑固了,做到一道兵馬節度使,再是固執的人也要圓滑起來。

  以前他見了洪景來,老弟老弟的,喊起來毫無負擔。和他現在喊洪景來統制公一樣,行云流水,毫無窒澀。

  時間真的能夠改變一個人!

  “這!這不是崔老弟!”洪景來正準備牽著李尚憲的走一道步入后營,卻見到一個熟悉的面孔跟在李尚憲身后。

  “拜見統制公。”崔正基恭恭敬敬的朝洪景來行了一個禮,不帶有任何居功的自傲。

  崔正基一介藍袍卑官,卻站在李尚憲身后,很顯然這是在此次李尚憲反正的大事下了死力氣,甚至可能是他勸得李尚憲反正的啊。

  “老弟之功勞,稍候詳敘,可不準怨我啊。”洪景來停下腳步,輕輕拍了拍崔正基的手,以示親近。

  這下子崔正基心大定,咱洪老哥還是和以前一樣,洞察世事,一眼看出咱在這番大事的功勞。這回冒著風險,勸說李尚憲,才算圓滿。

  洪景來正愁眼前萬平安道兵無法解決,眼下真是來了一個好幫手。和李尚憲聊了聊,先把五千多民夫地解散扔回家,洪景來炮灰已經足夠了,不需要這些根本不心向葛明的民夫。至于五千道兵,有二千多本身是各地郡守縣令拉攏來的義兵,已被洪景來“擊潰”過一次,現在也一道全部放生。

  剩下來兩千多正兒八經的道兵,屬于李尚憲的本錢,再砍下去李尚憲心里要打鼓了,洪景來自然不會動手。慢慢用崔正基在隊伍里閃轉騰挪,總歸能有效果的!

  暗示的活兒洪景來交給了趙萬永,無非是封官許愿,李尚憲屬于王族宗親,有些官是不可能給他做的,他有政治天花板。能選擇的無非是子孫前程,以及功臣田產賞賜罷了。

  “老弟說得萬眾反正,大功一件,為兄我感激莫名啊!”洪景來出帳立刻召見崔正基,羨煞一眾官職遠勝于他的平安道武。

  “恰逢其時,恰逢其時。”崔正基闊步進營來。

  兩個人自然是聊起了眼前這事,崔正基聽聞洪景來反出漢陽,回往鐵山之后,實際有了暗助洪景來的心思。但是他不過是一個從五品的判官,在平京也是后勤面有點發言權。想要幫洪景來奪了平京城難度太大,開城門都夠懸。

  后來金芝淳進入平京更不要說了,軍政大權一把抓,連李尚憲都要靠邊站,更不要說他一個小小的判官。至于他主掌的后勤,柳孝源也是毫不客氣的立馬接手。

  崔正基眼瞅著自己發揮不了作用,于是把主意打到了李尚憲身,兩個人多少也算是不打不相識的關系。那年洪景來從說合,崔正基給李尚憲補發歷年積欠,還送了五百兩的好處費給李尚憲。眼下又一處為官,自然是有兩分親近。

  一拍即合!

  李尚憲在金芝淳面前人畜無害,崔正基更是一個沒有存在感的小角色。但是兩人早提到了關于協助洪景來,擁立李?的可能性。

  實打實的說,李尚憲這么高的地位,瞻前顧后不可避免,是崔正基在他身邊日日念,夜夜念。使他始終沒有走到洪景來的對立面。使雙方不曾交惡,更為今日雙方合流,立下了汗馬功勞。李尚憲反正的功勛章,有一半,甚至一大半屬于崔正基。

  …………………………

  沒命奔逃的柳孝源和金芝淳命運般的在肅川城東偏北的君子里相遇,兩人相遇,抱頭痛哭。一直勾心斗角的兩人,這時候反而才是最同病相憐的存在。

  李尚憲屬于宗親,只要老李家不倒臺,總歸是鐵飯碗。可是金芝淳和柳孝源背后的安東金氏、潘南樸氏,大不同了。新人位,老人不光是要騰位置,還要送家產,甚至交出性命啊!

  洪景來真要進了漢陽,這兩家都沒跑,全是一個死字!

  身周只剩的幾十騎護衛,兩人交流了一下戰況,前方的平京估計也已經不安全,沒有辦法停下來徐徐收攏潰兵再行作戰。眼下只能趕緊回漢陽,將平安道的情況達天聽。

  朝鮮地方八道,總歸還有一戰之力!

  可兩人還沒有坐下喝一口熱茶,直擊柳孝源心頭的沙俄哥薩克騎兵的吆喝聲再度襲來,百余騎哥薩克已然追至。

  這幫哥薩克在朝鮮被韓三石盯著,連放縱快活一下都沒啥機會,眼下好不容易有了分散追擊的機會,那是毫不猶豫帶了個向導和韓三石分開。

  追擊柳孝源是假,想辦法找個村子快活是真!

  結果越是他們這種不帶著目標的,越容易找到目標。

李朝萬古一逆賊 http://www.ccdlbz.icu/html/book/68748/index.html

(快捷鍵←)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捕鱼达人2旧版本下载 股票涨跌意味着什么 上海天天彩选4规则 基金配资比例 秒秒彩的赢的几率大吗 时时彩计划稳定版app下载 赛车计划 甘肃十一选五遗漏爱彩乐 安徽11选5前三直遗漏 别人拿我的储蓄卡炒股票 山东11选5在线计划免费 河北快3一定牛预测三d试机号 天天红包赛10元赚多少 大盘指数上证指数图 上海天天彩选4开奖时间 赚钱软件下载 云南十一选五下期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