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4,她的打算

上一章返回目錄返回書架添加書簽下一章

配色:

字號:

+大 -小

冥王的毒醫嫡妻194,她的打算有聲小說在線收聽
  可是他真的很不甘心,籌謀這么多,為的不是一統天下嗎?這位先祖竟還要他放棄。m.lnwows.com

  但是不依靠這位先祖,他又根本走不出這金色的霧氣。

  想著,他將眸子里的戾色掩去,須臾改口:“好,我聽先祖的,絕不主動挑起戰爭,你救救我,救救我好不好?”

  慕君年瞇了瞇眼,鬧心到了極致。

  他真不明白自古皆說什么無后為大是個什么鬼?如果后人一代不如一代,在他看來根本沒有留后的必要。

  瞧瞧君天擎這副陰險的嘴臉,簡直在丟君氏的臉。幸好外人并不知他是君氏先祖,否則臉都要丟到玄界去了。

  “哼…,你莫不是以為本祖看不穿你的小心思”

  “看樣子你并不知錯,如此,你便長眠于此吧,本祖不介意耗費這幾十年替你好好打理這天下”

  “只是可惜…浪費了本祖大好光年,你、罪加一等”

  君天擎這次是真的慌了,他以為他們只是隔空對話,卻不知這位先祖是能看到他的。

  肉眼可見的慌,君天擎急得四處張望:“我、我知錯了,我真的知錯了,我發誓,只要能醒來,我有生之年只對外防御,絕不胡亂挑起戰爭”

  他的話有幾分真假慕君年并不在意,只是必需要給這人一點顏色瞧瞧。

  “為君者,心要正,心系天下百姓,憐天蒼生,為民造福理事,心要清、目要明,切不可私利熏心…”

  慕君年語速緩慢,將訓語說了一遍,說完叮囑君天擎:“這兩日你便將這些話熟記于心,不只是記,而且要深入的去理解,你這顆被利益熏爛的心若是回不到最初,你、便也不必醒來了”

  說完,他收回氣息,君天擎瞬間又跌宕在黑暗,滿腦子皆是適才那位先祖的訓言,不停呢喃:“心要清,目要明…”

  “不、不…,我的心一直很清,雙眼一直很明,我一直都知道自己想要什么…,明明是先祖你錯了,為何非要逼我改正?”

  君天擎抱著頭自言自語,根本走不出自己的心結。

  碧云殿。

  喬慕回到自己的屋子,坐在桌子前,悄悄拿出了潛藏在袖的藥瓶。

  其實這藥研制成功了,刻意在張太醫面前說沒成功,是不想讓他們生疑,畢竟沒有誰會無緣無故的想要去忘記什么。

  嘆了口氣,她無力的趴在桌子,指尖摩捏著藥瓶,腦子里開始細細的沉思起來。

  她真的要以身試藥嗎?

  想忘記那個人是真的,可、萬一害她將所有人都忘了該如何是好?

  要知道她想忘的,只有一個慕君年而已啊。

  想到慕君年,她眼前便又浮現他適才傷痛的眼。

  好好已久的面龐、他面具下的臉,她總算是見到了,君落塵的清冷、呆稚純真、邪魅…,幾個完全不同的性格,喬慕從未想,這竟然都是同一個人啊。

  她想那人輩子一定是個唱戲的角兒吧,否則怎會把幾個角色拿捏得如此之好。

  望著手的藥,她其實并沒有把握,畢竟這只是夢境里的記憶,而且還是未被證實過的記憶,誰也不知道這副藥方是真是假。

  她唯獨能肯定的,也不過是此藥方的原理是沖著那一塊去的。

  她也想眼都不眨一下便把藥吞下,心里又著實沒譜,除卻一個慕君年,她心里還裝著那么多在意的人。

  連師父都不曾找到,她要做的事還有很多。

  一翻糾結下來,她把藥瓶藏回了袖子里,且先等一等吧,等皇室這邊塵埃落定,等她把家人都帶離京城,一切自然該結束了。

  到那時,哪怕不服藥,長時間過去,她想自然能忘了那人的。

  眨眼又過去了幾日,這些日子始終不曾聽到過喪鐘響,喬慕也沒有刻意去打探什么,每天在碧云殿呆著著實無聊,諾大的宮殿里,一群成年人開始玩起了稚子玩的游戲。

  特別是龍大他們幾個,每天石頭剪子布,在院扔石頭,一個個都悶到發霉,莫晚歌還有女紅陪伴。

  一群里人里,阿默顯得有些不太合群,時常一個人靜靜的坐著。

  喬慕忙的時候沒顧得他,閑下來之后,莫名覺得這小子挺可憐的,以前有言真陪著,言真沒在時他還有長生,可是現在只有他一個人了。

  大至是自己遭遇了欺騙,此時的她對阿默格外的感同身受一些。

  見阿默一個人坐在臺階看著龍大他們鬧騰,喬慕緩步走前:“小子,是不是又想念言真了?”

  阿默看到她連忙站起來行了個禮:“慕姐姐”

  喬慕拽著他袖子讓他坐下:“好了,再客氣見外了”

  阿默老實坐回去,卻始終低著頭:“我、是有些想念小長生了”他道。

  喬慕笑了笑,也不拆穿他:“等這段時間過去,我讓言真帶長生出來聚聚”

  阿默眼睛亮了一下,須臾又好道:“慕姐姐,我們還要在這里呆多久?”

  喬慕:“我也不太清楚”

  這么些天過去了,喪鐘未響,也不知是慕君年將君天擎的死訊瞞下了,還是奄奄一息的君天擎被他醫好了。

  畢竟慕君年的實力很變態,那些她涉及不到的領域,那個人卻無通透。

  “對了,你最近感覺身體怎么樣,身體關節有沒有痛感?”她問道。

  阿默點了點頭:“有些許反應,身骨關節有時候會突然陣痛,痛起來那一下甚至會站不穩,不過也一剎那的功夫,持續的時間并不長”

  “這是好事”喬慕笑道:“正常人在生長的時候其實是感覺不到痛的”

  “因為你身體異常,用過藥物之后身體在迅速生長,所以有時候會有強烈的痛感,這都是正常現象”

  阿默聽了很高興,看了眼自己這雙不算長的腿,靦腆的問了句:“那慕姐姐,我大概要多久才能長回正常人的身高?”

  喬慕輕輕挑了下眉,其實這小子初見時已經高了一截,只不過她時常看著,并沒有覺得哪里不對。

  似言真那樣幾個月不曾見過的,突然一看,會驚訝的發現他長高了。

  照目前這個生長速度,等他長成正常人高度,怎么也得三年以。

  “這樣吧,我帶你去一趟太醫院,讓太醫們也看看你的情況,到時候再一起商量一下,看看他們有沒有更好的方案”她建議道。

  “這、會不會太麻煩你了?”阿默有些過意不去。

  喬慕說做做,當即拉著他出了碧云殿:“沒什么麻煩,最近太醫院除了制藥事情并不多,有你這不常見的病例,他們應該還會挺高興”

  太醫院在南側,到達那邊幾乎穿過了大半個皇宮。

  喬慕習慣走捷徑,期間路過不少宮殿,多是后妃們住的,因為君天擎年輕,這幾年一心撲在朝政,是以他除了兩個寵妃之外并沒有多余的妃子,更沒有子嗣。

  所以這些宮殿多是空的,他們走捷徑也沒有人會阻擋。

  太醫院旁邊有一坐宮殿是用來安置先皇的太妃們的,名喚‘白云殿’,此處顯得異常蕭條,雖然不是冷宮,卻冷宮還要清冷。

  喬慕腳步非常快,走出好一段,才發現身后的阿默沒有跟。

  回頭,卻發現那小子正望著巍峨的宮殿門扁發呆。

  本想喚他一聲,見他看得出神,喬慕悄然走近。

  這小子竟呆滯到連她的靠近都沒發現,她不由也看了眼那塊門扁,這是皇宮的雕藝師父統一雕刻的,并沒有什么不一樣啊。

  “小子,你在看什么?”她疑惑道。

  阿默渾身一顫,看了眼喬慕,又看了眼四周,一顆心撲騰撲騰的跳了起來。

  止不住的激動從喉嚨間溢出:“我、這地方,我好像來過”

  喬慕聽著也不由震了一下,突然想起他身所的毒,初次發現阿默身的毒時,她疑惑過,能買得起這種毒的人家,絕不是平民。

  她早預料過阿默的身份會不簡單,卻從未往皇室這邊去想。

  一個人本能的反應不會做假,阿默腦子里必然是有關于白云殿的記憶,他才會有現在的反應。

  難不成…他是先皇的孩子?

  這個念頭一冒出腦海,她有些崩不住了,難怪當初在風云樓查阿默的身世沒察出什么來。

  當然,這也只是她目前的猜測,在還沒有證實之前,她不會輕易論斷。

  轉而對阿默道:“對這個地方你記得多少?還記得些什么?”

  阿默眉頭皺成了一堆,搖頭:“我也不確定,總覺得…像是來過,又像是夢里見過,記不清了”

  喬慕:“…”

  他說完,戀戀不舍的再次看了白云殿的大門一眼,須臾對喬慕道:“我們走吧”

  喬慕也看了眼殿門,悄悄將這事放在心了。

  太醫們見到喬慕都很客氣。

  得知阿默所的毒,太醫們都氣得不輕:“這是哪個心狠的王八,竟能對一個孩子下此狠手”

  另一句太醫附和道:“是,太毒了,并且這么些年,從未聽說七絕散有解藥”

  “小王妃,據你說言,給你阿默用過藥之后,他的骨骼有開始正常生長,能否把你開的藥給我們大家分享一下?”有人虛心向她討教。

  喬慕噎一臉:“…”

  她真有些懷疑這些太醫到底是怎么進入太醫院的,搞得她還想讓他們出出主意,看看能不能讓阿默盡快恢復呢。

  好在她本沒抱什么希望,不過是想借機來這里弄些珍貴的藥材罷了。

  于是,她很好心的跟太醫們分享起了心得,在眾人聽得正興起時,順嘴提了句:“如果在我原有的藥方能再有龍虎膽相助的話,相信阿默的身子不出多久能恢復如常”

  “可惜呀,這味藥材我手并沒有,也只能想想了,所以,它的藥效怎么樣,還真是不好說”

  期許帶著遺憾,張太醫悄悄嘆了聲,真是個鬼精靈。

  平常的藥材太醫們都是有權利支配的,但是稀有藥材必須要通過太醫院史,而且還要等級批準才可以使用。

  她這話看著是隨口一提,實則是說給太醫院史李太醫聽的。

  對于這樣棘手的一個病例,別說太醫們,是李太醫自然也很想知道喬慕給的藥方是否有用,若是有用,于太醫院的人來說,可是莫大的成功。

  喬慕悄悄給張太醫打眼色。

  于是乎,在張太醫刻意的帶節奏下,一群太醫激動不已,個個求著李太醫通融。

  李太醫也心動,一行人商量之下,決定來個先斬后奏,畢竟現在朝堂不寧,掌政之人也無暇管理太醫院這點小事。

  再者這研制新藥品也是件好事,相信它日安定下來,圣也會同意的。

  阿默得知自己的身體恢復有望,高興得不行,對著喬慕和太醫院的人一連三叩頭:“諸位醫者的大恩大德阿默永生不忘”

  喬慕其實有些小愧疚,醫治阿默,她自然也是有私心的。

  只因為她知道,一但離京,她不可能自私的要求阿默也跟著她。

  所以在她離京之前能把這小子醫好,也算了了一件心事。

  當日起阿默常住太醫院了,喬慕研制藥物的時候,順道跟太醫們一起分享,這算是取得龍虎膽的報酬。

  接下來,她最后的心愿,是問得師父所在之處了。

  這天,她刻意裝作什么都不曾發生一樣,親自做了些許宵夜,趁著夜色,她去了慕君年所在的金龍殿。

  因為女子不得攝政,她自然也不能在這個敏感的節骨眼明目張膽的跑去殿內。

  只是把宵夜交給了門外的公公:“請轉告小王爺,說我在外面等他”

  那人卻像是感知到她過來了一樣,她話音剛落,門便打開了。

  “慕慕,你來了”伴著他略顯疲憊的聲音,自帶仙氣的白色身影入眼,幾日不見,沒由的生出幾分晃若隔世的感覺。

  她內心是諷刺的,表面卻笑得溫和,像待癡傻時的君落塵一樣:“嗯,給你做了點宵夜”

  突然的示好,讓他有些錯愕:“慕慕…”他用力的眨了幾下眼,生怕這一切是自己的幻覺一般。

  喬慕笑了:“怎么?不喜歡?”

冥王的毒醫嫡妻 http://www.ccdlbz.icu/html/book/83985/index.html

(快捷鍵←)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捕鱼达人2旧版本下载 江苏11选5一定牛遗漏数据 华东15选5开奖结果 北方期货配资 辽宁11选五41期开奖结果 河南福彩快三玩法图解买 炒股平台哪个好 黑龙江36选7中奖规则 运输龙头股票代码 湖北快3开奖结果查询今天 山东11选5走势图2 近期股票行情如何 广东36选7开奖走势图 一分彩计划全天计划 陕西11选五前三走势图 极速赛车平台 安徽快三跨度走势图